不多时,林静便走进了那平平无奇的空旷场地。

秦风等人纷纷脸色凝重,时刻观察着林静那边的情况,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气氛,一阵寂静。

正当秦风想问问那老者的时候。

嗡!!

那足有数百丈高大的巨碑,似乎是微微颤动了一下,传出一道极为古老沉厚的嗡鸣声。

寂静被打破。

与之同时,巨碑之后的空旷场地,气息猛然躁动了起来。

但身处其中的林静,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奇特,唯独一脸懵逼,仿佛都不明白测试的都是什么内容。

转念之间,空旷场地中躁动的气息,又迅速的平静了下来。

而那漆黑的巨碑上,则是涌现出极其刺目的精光。

精光在巨碑上疯狂蠕动,最后凝聚成几个古拙大字。

吊带裙子美少女午后治愈系写真

“女,二十七岁,二十五岁修武,半年气功,九月气罡境,一年腾空境,一年半琉璃境,两年索命境,天级!”

看到这一行行字眼,秦风等人纷纷困惑不解,不知道这样的结果,到底算是什么级别。

他们甚至还沉浸在这巨碑之神奇的震撼当中。

而那老者,脸色却是精彩了。

从一开始的淡笑从容,到后来的惊奇凝重,再到现在的眼眶欲裂,如见魔鬼……精彩的表情切换,不过是一瞬间。

他呆呆的看着那巨碑上的一行行字眼,脸皮子抖动,就连发出的声音都是颤抖的:“天……天级!!”

秦风这才回过神来:“敢问前辈,天级算是什么评级?”

“至高评级!!”老者已经失态了:“数万年以来,鸿蒙世界中,从未出现过天级资质!!”

秦风等人:“……”

这……

几个家伙差点没忍住狂欢了。

没想到在老秦家中,修为向来最接近末尾的林静,居然有这鸿蒙世界中,都从未出现过的天级资质?

即便是秦风,都是万万没有想到!

而在老者接下来的解释中,秦风等人也是对巨碑评级有了一些了解。

原来,人类的武道资质,是有着标准评级的,从强至弱,天地玄黄,天级最高,黄级最低。

中灵学府数万年以来,大多学员,都是玄级资质,唯独出现过两次地级资质。

其中一人,是现在中灵学府的至强之人,也是中灵学府的开创者,已经活了几万年的中灵学府府主。

另一人,则是在两万年前的旷古奇才,可惜那人天赋虽高,心术却不正,进入中灵学府后没多久,便被驱逐了。

而至于天级资质,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甚至,纵观鸿蒙开辟之前的真远古时代,人间武风最为昌盛之时,数十万年历史长河中,都是只出现过一人!

而那人,早在数十万年前,便已经打破空间桎梏,去了三千大世界,十万小世界闯荡!

至今,没有回来过。

或许回来过,只是没有人能够发现……

而听完老者这一番解释后,秦风等人的脸色,也开始有点糟糕了。

林静资质绝顶,自然可喜可贺,可眼下问题也来了,这傻婆娘的资质已经封顶,他们剩下三人,还怎么进入中灵学府?

“失算了啊!”

秦风咧了咧嘴,差点没忍住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本以为林静的资质是最普通的,所以他才让林静先测试,以免他们三人都进入中灵学府修行,唯独林静被卡在门外。

结果万万没想到……

“收了!”

老者一声大喝:“自此刻起,这女娃便是中灵学府学员,待会儿老夫就去禀报府主,定要倾力培养!”

“真的吗?”刚刚回来的林静闻言大喜:“太好了,没想到我居然真能过中灵学府的测试,嗯……那是不是等于说,我比那什么白秋生还要牛掰?”

众人:“……”

何止是比那白秋生牛掰啊?

根本就是天壤之别好吗?

林静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怪怪的看着秦风等人道:“老公,为什么你们好像不太开心啊?”

秦风扶了扶脑袋,叹息道:“静静,我们可能没办法跟你一起进入中灵学府了,你……直接断了我们的生路。”

“啊?”林静一惊:“为什么?怎么回事?”

“因为你已经是绝顶天赋,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人,武道资质比你还高!”老者凝声道。

“这……”林静脸色暗沉了下来:“那我不要了,我要跟我老公一起,他在哪我就在哪!”

老者虎目一瞪。

啥子情况?

娃儿,你脑袋被驴踢了?这可是中灵学府啊!

秦风见状大感暖心,却是目光一转,灵机一动:“哎,那啥……前辈啊,像我们家静静这种绝顶天才,万古无一,即便是中灵学府,是不是也应该开点特例啊?”

老者一愕:“什么特例?”

“比如她进入中灵学府修行,可以带上家属之类的。”秦风满脸贼兮兮的笑道。

“这……”老者面露为难:“这不合规矩啊,虽然理论上来讲,这样做可行,但中灵学府规矩是数万年前就定下来的,从未改过,如果贸然改变,怕是要引起舆论啊!”

秦风摸了摸鼻子,故作遗憾的说道:“好吧,那真是太可惜了,既然无缘,静静,我们走吧。”

说着,秦风还真要带人走的架势。

老者脸色大变:“等等,等等!”

秦风停下脚步,歪着脑袋看着老者道:“前辈,您不是为难吗?”

老者脸色复杂,此时恨不得直接把秦风这见风使舵的臭小子捏死,奈何他不敢。

这可是天级资质啊!

如此资质,谁还在乎她的出身?哪怕是人间乞丐,走出中灵学府后,也有大批鸿蒙势力抢着要!

而这样的奇才一旦进入其他势力,那对中灵学府而言,无疑是天塌一般的冲击。

他必须要留下林静!

老者嘴角扯动了两下,急忙谄笑道:“嘿嘿,为难是有点为难,但也不是说这女娃有天级资质,你们就完没机会了!”

“哦?”秦风笑了起来:“此话怎讲?”

“开点让别人没话说的特权!”

老者笑道:“这样,只要你们三人的测试结果,有玄级,哪怕是比白秋生逊色的玄级,也可以进入中灵学府,这样总没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