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时间很快过去了,叶凡还在盘膝打坐的时候吸收周围灵力的时候,一股传送之力之后,接着叶凡就来到了一处广场之上,此时广场之上,竟然密密麻麻足足有千人之多,上一次的进入第一层,并非是这般情况,而叶凡很突兀的出现在了整个队伍的最前方,显然非常的与众不同,这里有很多人,但是长相都不同,有的完像是野兽,但是大多还是人类的模样,虽然彼此好像在交谈什么,但又无法听到任何声音。

内心不禁感叹到:“想来这些就是其它大陆的修士和异族吧,据说这二层的古塔和一层有些不同,北御之中,各种种族的都会前来,而且各个大陆都会来,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子”。

据上次了解到的一些内容,这第二层比第一层要危险的多,并且更为重要的是能够使用法器,不过只能使用一件。

考虑再三,还是选择携带了他的拳套,至于袖里剑,虽然威力巨大,但是太过耗损灵力,毕竟袖里剑,每次使用,都消耗灵力极大。

当叶凡还站在那边想着各种事情之时,一阵声音传入耳中,一听是那器灵的声音。

那器灵有些苍老的声音缓缓传来:“趁着还有些时间,给你讲一些二层的规则,第二层开始会有一些不同,每人可以携带一件法器,无法使用其它任何东西”。

叶凡对于这点,已经有所了解。

那器灵继续说到:“第二层名为‘修罗战场’,有许许多多的修罗魂,同样最强的是修罗魂王,里面的那一头修罗魂王,已经存在了七千多年了,若是能击杀,不仅有海量的积分,还有那具修罗魂王的尸体价值极高”。

听到这里,叶凡确没有妄想去击杀魂王,每一层的魂王都是强大到根本无法对抗的。

而器灵的声音还在继续:“若是能够击杀第二层修罗魂王的修士,能获得主人当年所留下的一件宝物,不过若是你单独遇上,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吧,就算你使出昨日那‘观天宗’的星辰囚笼,也只能制住对方最多十个呼吸,别白白为他人做了替死鬼”。

叶凡微微一惊,想不到昨日施展的秘术,已经被这器灵看破了来历,不过他为的就是让对方知道自己的一些潜力,好让对方稍微重视一下自己。

显然昨天所做的举动,已经有点作用了。

绝对纯白少女

叶凡并不知道,真正让自己受到重视的另有原因。

那器灵接着说到:“而修罗魂王之下,就是修罗魂尊,你若是遇到,并非是没有一丝机会的,不过还是需要万分小心,我会将二层的地图,拓印入你的脑海之中,你此行的目的,进入那养魂殿,获得里面一株古灵花,里面有可能会出现一头修罗魂尊,当然也有可能极为安,运气一向都是实力的一种”。

叶凡顿时一阵无语,想不到自己,可能要面对一头修罗魂尊,这魂尊每隔百年才会出现一只,实力极强,几乎同境无敌,还好不需要面对修罗魂王,否则是断然没有一丝把握的。

器灵的声音继续传来:“修罗层,是当年主人的一名好友因为境界一直无法突破,主人为了帮助他,将其封印在了第二层,期待造化来临,而这第二层的魂,有一大半都是这名强者逸散出的气息”。

叶凡听着器灵絮絮叨叨的讲了很多关于第二层的事情,比起昨天,今日这器灵的态度要好得多”。

约莫过了小半日,当第二层的封印被打开之时,叶凡排在了最前方,第一个就被吸入其内,一阵天旋地转叶凡就进入了第二层,修罗层。

叶凡站稳了身体,四目望去,周围一片死寂,比起第一层的战场,这里显然要安静诡异的多,按照器灵所描述的地图,此行的目的是在整个第二层的最东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什么位置,一路小心翼翼的前行。

当叶凡进入之后,陆陆续续其余的修士也慢慢进入里面,至于如何排序的,则是按照大陆的强弱划分,越是弱小的大陆排在越后面,而此时一名青年也快要进入了其内了,何其一起的还有两个穿着相同服饰的男子,显然他们是出自同一宗门的。

其中三人之中看似年纪最大的男子开口说到:“小师弟,你确定上次杀你的就是刚刚第一个进入此地的修士吗”。

若是叶凡再此看到此人,必然能认出对方。

那青年恨恨的说到:“不错就是此人,两年前,此人也是炼气二层,在第一层遇到之时,被其侥幸得手将我击杀”。

那名年龄最大的青年继续说到:“据师弟所说,此人使用的是一些非常不入流的术法,照道理应该是出自下等大陆的,为何会排在了第一个进入,要知道我们九幽大陆在中等大陆之中,虽然也称的上强大,但也排在了百名开外进入,此人第一个进入,莫非是来自上等大陆的不成,而且师弟应该看见了,排在此人后面的那几人了吧,最前面拿剑之人,那是上等大陆十大宗门之一的剑宗之人,后面那黑衣之人,是上等大陆的三尸宗的弟子”。

另一

个修士本来一直沉默,此时也开口说到:“此人能排在他们之前进入,应该不会也是上等大陆十大宗门的人吧”。

年龄最大的修士有些不确定的说到:“上等大陆十大宗门弟子,可不是我们能够得罪的,师弟可要三思啊”。

而这时候在队伍最末端,一名穿着红衣的少女,看到第一个进入其内的身影,也是大吃一惊,内心不禁吃惊到:“这是上次那个青年,他不是说也出自‘天元大陆’么,怎么第一个进入,上次师傅还说,下次遇到一定要结交此人,看来对方是有意隐瞒身份”。

叶凡进入了第二层,一路上碰到的修罗魂,和第一层的游魂相差不大,区别就是,这些修罗魂都是练气八层修为,但是这些修罗魂一旦看到叶凡出现,就会疯狂的进行攻击,而叶凡一旦展现霹雳手段,这些修罗魂变会突然消失,而后在另一个地方突然出现,进行攻击,不过现在的叶凡,修炼了‘天月长生功’,外加开启了‘玄武龟裂变’,虽然被攻击到了几次,但是确并没有太大的伤害。

而一旦叶凡攻击到这些修罗魂,对方只要没来得及躲闪,必死无疑,好似防御非常弱,攻击力也只能算是一般,但是这突然隐身和突然出现的手段,确是非常高明。

内心想到:“自己要不是,比起同境修士强了太多,否则还真有点麻烦,不过敢来此地的修士,哪一个不是同境之中的天才,都有着秒杀同境修士的实力”。

在此地不管是那最为强大的修罗魂王,还是最为弱小的修罗魂,都是炼气八层,但不同的是同为炼气八层,这修罗魂王展现的实力,已经完处于炼气八层能到达的最强状态了,理论上,没有一个修士能够单挑修罗魂王。

不,应该准确的说,古塔一到九层的魂王,至今为止,很少有修士能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灭杀魂王的,传言,若是有人能在单打独斗之中灭杀魂王,那么古塔的主人将给予一样至宝作为奖励,不过如此多万年过去,魂王也被灭杀了许多个,但是能够出现单独灭杀魂王的,几乎从没有听说过,所以这个传说已经被慢慢遗忘了。

而且魂王实力太强了,单独面对,基本挥手之间就会生死当场,叶凡第一个进入其中,所面对的修罗魂也是最多的,自然不会做那种为他人开路的事情,因为有地图,自然可以规避一些危险的区域,一路朝着目的地迂回前行,半天时间很快过去。

随着最后一名修士进入其中,封印大门缓缓的关闭了,七天之后会统一传送出来。

可就在此时,突然器灵老者周围,一道传送波纹突然亮了起来。

只见从传送门里面缓缓的走出一名名修士,一共五人,这五人突然的出现,并没有让器灵多么吃惊,显然此前也发生过此类情况。

器灵老者冷哼一声,一股超越五人的威压猛地降临,那五人之中,为首一名青年脚步刚刚站稳,忙开口说到:“前辈,息怒,家师北寒风”。

器灵所化老者,听到这个名字,也微微一凝,收起了威压,缓缓开口到:“原来是北御,御主的弟子,不知道来此地所为何事”。

要知道想要不通过器灵同意,而传送过来,除非修为在当年器灵的主人之上,能突破这特殊结界,否则只能使用珍贵无比的大挪移令,不过这令牌只能修为在返虚初期以下的才能使用。

而这器灵虽然本体早已破碎,但是依靠古塔之威,在加上本身的实力,任何返虚初期的修士,来多少都是送死而已。

那青年看到这老者收了威压,忙开口说到:“晚辈想让前辈开启古塔第七层”。

器灵所化老者,听到这话,脸上浮现一抹冷笑,开口说到:“距离第七层开启,还有七百十六年,你来早了”。

那青年确又继续说到:“还请前辈看在家师的面子上,额外破例一次”。

老者冷哼一声:“北御御主的面子,我当然会给,不过再此之前,还是先和你说下古塔规则”。

这青年也不是第一次来古塔了,不过以前来此,都是按照时间到了,通过宗门的传送阵前来,向这一次如此突兀的使用大挪移令前来也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