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君逍遥的面容,赫然和玄月记忆中的哥哥,有几分相似。

当然,也只是有些相似,并非完一样。

毕竟像君逍遥这么帅的,放眼九天十地,都找不到一个。

但即便只有几分相似,也足以让玄月陷入失神,整个人如同被雷霆击中一般。

她完想不到,这个自己下定决心要杀的人,竟然和她亲手杀死的哥哥有几分相似。

被她埋葬在心底,那不愿记起的回忆,翻涌而出。

而这边,君逍遥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出手。

对于这群逼杀姜圣依的人,君逍遥没有任何废话可说。

随意探掌而出,大圣级别的法力暴涌而出,虚空掀起涟漪,各种道则光辉浮现。

修炼到君逍遥这种程度,不用刻意施展什么神通,举手投足都堪比神通之能,崩灭天地。

君逍遥首先对着玄月探掌而去。

不仅是因为玄月伤害姜圣依最深。

姿容清秀16岁房内女孩清晨写真

更因为她身上有很多秘密。

比如她和十三大盗,都来自一个叫彼岸组织的势力。

而彼岸组织乃是异域一脉帝族麾下的势力。

再加上这个少女脸上戴着那熟悉的鬼脸面具。

锁骨上还刻有一朵猩红的彼岸花。

君逍遥觉得,他应该能从这个少女身上探查到一些秘密。

此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这个少女,乃是逆君七皇之一。

光凭这一点,君逍遥就没有理由不去镇压诛杀她。

然而,面对君逍遥的出手,玄月却依然心神恍惚,像是陷入到了某种梦魇回忆当中。

“嗯,此女……?”

玄月那无动于衷的表现,令君逍遥眉宇微微皱起。

这位诛仙盗,究竟在卖什么关子?

她身为逆君七皇之一,应该很乐意对自己出手才对。

“玄月老大!”

看到玄月原地踏立毫无动静,贪狼盗和破军盗的脸色都是一变。

他们横闪而出,挡到了玄月身前。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君逍遥一声冷哼,手掌缠绕着圣体气血与涛涛仙芒,如同神之手一般碾压而出。

噗!

两位大盗身形同时倒退,其中修为稍弱一丝的破军盗,竟是在这一掌之下,身躯直接爆碎。

连元神都是逃不过,被碾成了虚无!

没有任何招式或者神通。

仅仅只是单纯的一掌而已!

破军盗陨落,贪狼盗重创!

嘶……

四面八方,响起无数倒吸凉气之声。

贪狼盗和破军盗,虽说不至于达到无上禁忌天骄的水平。

但也不弱多少。

然而现在,在君逍遥手中,却是走不出一个回合!

神蚕公主看到这一幕,心里升起了一股浓浓的不安。

她似乎,误判了君逍遥的实力!

饶是一开始,对君逍遥颇有几分轻视的妖月空,此刻也是完哑了声。

他现在竟是觉得,他和神蚕公主,真的像之前姜圣依所说的那般。

井底之蛙,不知大海之广!

破军盗爆碎的身躯,所溅出的鲜血,有一些落在了玄月身上。

她这才回过神来。

不过转瞬之间,破军盗陨落,贪狼盗重创。

但玄月冷眸中,没有一丝波动。

死了便死了。

对于这些手下,玄月本就没有任何感情。

或者换句话说,从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哥哥后,她已经不会再有任何人类的感情了。

但是现在,再看到那张有几分熟悉的俊秀容颜后。

玄月死寂的心,似乎跳动了一下。

“玄月老大!”

贪狼盗大喝一声,完不明白,自家老大为什么会没有动静。

她不是逆君七皇之一吗,按理说更应该对君逍遥抱有必杀之心。

但是眼下,君逍遥不可能给他们多余的时间。

“在本神子面前,还想故弄玄虚吗?”

君逍遥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微笑。

不知为何,看着眼神冰冷淡漠的君逍遥。

玄月忽然觉得,有种心被刺痛的感觉。

就好像是最亲近的人,反目成仇了一般。

“为什么,他明明是我该诛杀的对象……”玄月缠绕着绷带的玉手,紧紧握着死神之镰。

她之前的计划,是融合证道帝印,得到先天道胎,然后击杀君逍遥,再融合荒古圣体。

成就至高体质后,再得到天道王冠的加冕。

最后回到异域,踏上轮回,前往彼岸。

但是现在,在看到君逍遥后,玄月冷酷无情的心,第一次乱了。

她忽然有些迷茫。

但眼下,君逍遥可不会给她思考的机会。

君逍遥再度一拳镇杀而来,拳芒照亮了天宇,像是闪电划过。

鲲鹏无量神拳施展而出,庞大的鲲鹏虚影挤满了苍穹,一个甩尾,溅起万道符文涟漪。

“上!”

妖月空和神蚕公主也知道情况有些不太妙。

这个时候若还有保留,那可就真的是找死了。

神蚕公主脑后,九道神环闪烁不朽光辉,九色神霞暴涌而出,铺天盖地的符文化为九色丝线爆射而出,像是要封天禁地。

妖月空亦是施展出了自己压箱底的绝学,将天妖古殿的妖帝仙经施展了出来。

一尊虚幻的妖帝法相浮现而出,妖气狂涌九重天阙。

受到重创的贪狼盗,亦是不遗余力出手,极招血狼吞月施展而出。

那一直没有动静的玄月,也是终于动了。

死神之镰挥舞而出。

不过和之前对姜圣依出手相比,此刻玄月出手的威力,明显降低了很多。

四大年轻强者,同君逍遥一人招式碰撞。

所有人目光都是死死盯着战局。

之前姜圣依虽强,但面对这几人联手,亦是没有什么反抗之力。

现在换做是君逍遥,结果会如何呢?

轰!

震耳欲聋的声响,轰鸣传出。

法力掀起滔天浪潮,涤荡而出。

光是那股波动,都足以将准圣震得吐血倒飞!

在这般碰撞之下。

结果却是!

贪狼盗身形爆碎,承受不住那股压力,元神都是裂开了,彻底陨落。

妖月空亦是大口咳血,完失去了天妖古殿年轻禁忌的风姿。

至于神蚕公主和玄月,乃是这几人中修为最高的。

但也是齐齐被震退。

神蚕公主更是胸口气血翻腾,一口鲜血涌上喉头,被她咽了下去。

反观君逍遥,白衣展动,神姿绝世。

强势的,依旧强势!

无敌的,依旧无敌!

“做错了事,总要付出代价,不是吗?”

君逍遥冷酷的嗓音,响彻天上地下。

他缓缓探出一只手掌,抓向虚空。

一道玄奥的符文烙印显化而出。

君逍遥五指合拢,捏住那道符文烙印。

刹那之间,符文烙印化为了一柄战斧,被君逍遥握在手中。

一股恐怖的帝威浮现而出,简直像是可以劈开万古洪荒!

那股气息,令场胆寒,许多天骄,在这股帝威之下,瑟瑟发抖!

正是帝兵烙印所化的乱古斧!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book/83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