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众女直接被洛清瑶送回了苍鸾院,秦风顿时又是一阵窝火。

这个洛清瑶太霸道了,完不把她们当人看。

“你是不是过了?”他沉声道,冷冷盯着洛清瑶。

“虽然老不死的让我教你们,可她们太弱,不适合我的教习,所以还是让她们自己回去慢慢修炼好,我的教习,只教教的起的人!”洛清瑶淡淡道:“你勉强还算是能教上一教。”

“当然,若是你不怕她们死,我现在就可以把她们带回来进行后续的教习。”

秦风顿时沉默了。

他已经看出来了,洛清瑶的教习根本就是非人的,如果继续让林静她们在这里呆着,指不定真的会出什么事,他不可能一直都能兼顾到所有人。

更关键的是,他很确信,如果她们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洛清瑶绝对不会去救她们。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她们自己回去修炼,至少这样,她们也会更加安,同时修炼地也会更加地平稳。

洛清瑶朱唇轻启,淡然开口:“你只有一刻的时间歇息,一刻过后,我便会带你进行下一轮教习!”

秦风没有说话,开始默默运转周天,迅速恢复自身的真气。

对中灵学府而言,秦风无距境的修为并不算高,然而,他的真气掌控力却是极强,哪怕是洛清瑶这般毒舌狠辣的性子,也是对秦风这真气的掌控力挑不出任何毛病。

青春可爱美少女俏皮写真活力四射

所以,虽然只有一刻的功夫,但经过恢复,秦风体内的真气已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走了!”见秦风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洛清瑶淡淡开口,纵身一跃,竟是直接跳下了断魂崖。

秦风眉头一挑。

难道下一个修炼,是在断魂崖下进行?

这断魂崖的这些黑气,都是从崖底冒出的,底下必然有某种恐怖的存在,贸然跳下,很容易出问题。

不过眼下,那洛清瑶已经跳了下去,秦风在思索片刻后,也是纵身从断魂崖跳了下去。

她洛清瑶都能做到的事,没理由我秦风做不到!

到了崖底,秦风才发现,崖底比他想象的要宽一些,空间很足。

周围的黑气不断飘动着,比上空要浓郁的多,显然,他已经快到这黑气的源头了,不得不催动大量真气来抵抗周围的黑气。

但即便是如此,他还是感觉到,到了这断魂崖底下之后,有一种浑身被压着的感觉,令他非常难受,走一步路都要耗费他很大的力气。

秦风有些惊讶,强大如他的肉身,在这断魂崖底下,居然还有一种浑身被压着的感觉,这就说明,他的肉身强度,在这底下不够用!

“还以为你不敢下来呢。”见秦风从断魂崖上跳下,站在远处的洛清瑶说道。

秦风没有回答她,光是应付这巨大的重压便已经让他十分难受了,更别说是其他了。

“随我来!”洛清瑶淡淡道,也不顾秦风现在如何,继续深入。

秦风见势也是跟在她的身后,每走一步,他都感觉像是有山在压着他一般,好在目的地的不远,就在几百米外的一处漆黑石碑的跟前。

洛清瑶抬头看着这块石碑,道:“这块石碑,是我当年修炼用的石碑,你先攻击它试试!”

秦风照做,凝聚真气,奋力在石碑上轰出一拳,结果,石碑毫无反应,岿然不动,让他有些惊讶。

这石碑经他力一拳的轰击,居然没有半点反应。

反倒是他自己,在这轰出这一拳后,一下子就感觉自己体内的真气耗尽,有些虚脱,只能非常勉强地运转真气周天,开始慢慢恢复真气。

“好硬的石碑,这石碑是什么来头?”秦风问道。

洛清瑶解释道:“石碑只是普通的石碑,不过由于常年经过黑气的侵染,早已变得坚固无比,以你现在的实力,没办法对它造成任何的伤害!”

“你再看看它的背面。”

秦风便走到其背面,只见石碑的背面上刻满了划痕,且越是往上的位置划痕刻的越深。

“好强的力道!”秦风有些心惊,刚才他力一拳,半点都没有伤到这一块石碑,没想到这背面,居然有人能刻下这么多划痕,足见其力量之强。

洛清瑶继续解释:“这些划痕,都是我当年在无距境时在这断魂崖底所刻,当时的我为了变强,在这崖底呆了足足三个月,修炼了三个月,才能在这崖底刻下这些划痕。”

“这些划痕,是你刻的?”秦风皱眉。

洛清瑶点头,罕见地没有冷言冷语,说道:“断魂崖底的黑气远比上空的要浓郁,即便是你也只能勉强保持自己的真气不被吞噬,若要用真气施展攻击,对你的负荷极大。”

“再加上这石碑又常年被这些黑气所侵染,对真气的吸收有奇效,只要修为没有达到道法境以上,没有领悟出天地大道法则,真气的攻击便对它没有一点作用。”

“难怪刚才我轰它的这一拳没有半点作用。”秦风释然。

洛清瑶说道:“你现在如果不依靠真气,光是本身的力量应该和当时的我差不多,都有四十五万斤左右。”

“而想要在这块石碑上刻下一到划痕,最低的力量要求,是八十万斤,当时的我,花费了二十多天才达到这个程度。”

“再往后,随着不断修炼,我的实力变得越来越强,力量越来越强,在石碑上刻下的划痕也越来越深。”

“最上方那一道划痕的力量足足有三百万斤,当时的我从四十五万斤的肉身力量修炼到三百万斤,只用了三个月。”

“所以,这便是我给你提出的一个教习挑战,我要你也在三个月内将自身的力量提升到三百万斤,若达不到要求,后面我便不会再教你。”

“当然,如果你觉得这个修炼压力太大,我现在就可以送你上去,同样会教你其他的修炼。”

说完,她的眼角也是有意无意地扫向了秦风,在看秦风的反应。

这种修炼方法,正常人一定是拒绝的,就算是当年的她,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做好准备到此地修炼,如果秦风决定不再这里修炼,她也不会说什么,这才是人之常情。

岂料,在扫了一眼石碑最上方那道最深的划痕后,秦风的嘴角却是微微一扬。

“好,我接受这个教习挑战!”他淡淡笑道,尽显狂傲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