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延,过来。”顾凌擎喊道。

顾延停下了脚步,脸上不自在的微微笑着,手却因为紧张拧巴到了一起。“爸爸,怎么了?”

“今天小新的妈妈住在这里,你跟爸爸睡吧。”顾凌擎放柔了声音道。

“哦,那我先去吃馄饨了啊。”顾延说完,不等顾凌擎说话,一溜烟的跑到了厨房。

顾凌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厨房

吴念盛起了给顾延吃的馄饨,重新下了二十只。

顾延望着馄饨,眼睛晶晶亮的,舔了舔嘴唇,“小念,我可以吃了吗?”

“可以吃了,但是小心点烫,要糖和醋吗?”吴念柔声问道。

“要的,要的。”

吴念给顾延拿醋,顾延满足的咬了一大口,腮帮子里鼓鼓的,“好吃,真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馄饨了,我能只吃馄饨几百年。”

吴念被顾延逗笑了。

长发美女在阳谷废墟的忧郁写真

这孩子很可爱。

笑着笑着,脸上有温热的液体,她察觉到流泪了,转过身。

“小念,你哭了啊?为什么?”顾延眼尖的现,“是不是我爸爸欺负你了?”

“不是,之前不小心被烫到了腰,现有些疼。”吴念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我帮你上下药。“顾延放下碗,担心的拿起放在灶台上的药膏,撩起了吴念的衣服,“小念,你腰上都紫了。”

“没关系,过两天就会好了的。”吴念宽慰道。

顾凌擎站在门口,看到了吴念腰上的伤,拧起了眉头,沉沉的出声道“看来伤的不轻,还是要去医院看下的。”

“不用了,真的不用,就是被撞了一下,皮外伤,我没有这么矜贵。”吴念拒绝道,

“那煮两个鸡蛋热敷一下,会好的快一点。”顾凌擎沉声道,走了进来。

吴念恭敬而又疏离的颔,“好,我回去后就用。”

“他们不吃,你只要下我和你的就行了。”顾凌擎吩咐了一声,看向顾延,端起顾延的碗,出来吃吧,小心烫到。”

“哦。”顾延跟在顾凌擎的后面出去。

顾凌擎把碗放到了餐桌上。

顾延坐到了餐桌前,闷头吃着。

顾凌擎看着顾延呆,眼眸沉沉,好像浮光影动。

要是白雅在,肯定比他更会和孩子相处,他冷漠寡淡少言,更不知道怎么哄孩子开心,如何拉近和孩子的距离。

吴念把酸醋碟子放到了顾延的面前。

顾凌擎看向吴念。

“馄饨快好了,顾先生要几只?”吴念恭敬的问道。

“十只,你也一起坐在餐桌前吃吧。”顾凌擎交代了一声。

吴念转身去厨房,把二十只馄饨分成了两碗,端了上来,一碗放到顾凌擎得面前,一碗放到朝北得位置上,坐下来吃馄饨。

顾延看看顾凌擎,又看看吴念。

他们三个人,现在看起来好像是一家人。

爸爸,妈妈,还有他,一起吃着晚饭。

顾延心里开心,抿着嘴巴笑,怕被别人现他得小心思,头低着。

顾若新从房间出来,看到他们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馄饨,脸色很差,开口骂道“谁允许你坐在餐桌上得,你只是我爸爸聘用得佣人,哪里来得资格。”

“小新,不得无礼,吴阿姨是我找来得家教老师,顺便照顾你们。不是佣人。”顾凌擎厉声道。

“我有妈妈,我不需要其他女人照顾,如果爸爸非要这个女人来做我得家教老师,那明天开始我就不上学了,我也不要她教,我什么都不做,就躺在床上。”顾若新叫嚣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顾凌擎一股火被吊了起来,锋锐地看着顾若新,像是暴风雨来临。

“小新不是这个意思。”周海兰从房间冲出来,抱住了小新,对着顾凌擎请求道“孩子还小,难免任性,我来跟他说就好了。”

周海兰把顾若新带走。

顾凌擎拧紧了眉头,烦躁得拍下筷子,吃不下了,朝着顾若新得房门口走去。

顾延感觉到父亲得怒火,害怕得瑟瑟抖。

吴念看了顾延一眼,朝着顾凌擎跑过去,“顾先生,我有事跟你说。”

顾凌擎在顾若新的房门口停了下来,握紧了拳头,压抑住了自己得脾气,看向吴念。

“顾若新是顾先生的孩子,顾先生应该了解那孩子的脾气,你若是打他,他只会觉得妈妈更好,从而更加的叛逆。

那孩子本性不坏,看到母亲受伤会流眼泪,为了自己的母亲,也愿意伤害到自己,他有强烈的目标性和策略性,有计划,有方针,有想法,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

教导这孩子的方法是,给予他想要的奖励进行引导。

他说不去学校,不听我话,不用担心,你只要告诉他,我这里会对他们进行评价,如果他在我这里一个月来评价好,就会允许他母亲过来住两天,他肯定就不会捣乱了。

具体我周日的时候再跟您沟通。”吴念说道。

顾凌擎听着她的声音,心情渐渐的平复了起来,觉得有些道理。“吴老师对待孩子很有方法。”

吴念看他怒气消逝了,扬起嘴角,顺着他的话说道“之前孤儿院里有很多顽皮的孩子,有的性格都有问题,最后,都好好的,没有不好的孩子,只有不好的教育方式。”

“嗯,吃晚饭吧,吃完,我送你回去。”顾凌擎沉声道,又回到了餐桌前。

三分钟后,周海兰拎着顾若新出来,站在了顾凌擎的旁边。

“跟你爸爸说。”周海兰对着顾若新说道。

“对不起。”顾若新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

“好好说。”周海兰拧眉命令道。

顾若新握紧了拳头,低着头,再次说道“对不起。”

顾凌擎睨向顾若新,“时间不早了,陪你妈妈去睡觉吧。我送吴老师回去。”

顾延立马举手,“还有我。”

“小延,阿姨带你一起睡,现在不早了。”周海兰对着顾延柔声道。

吴念想起周海兰说的顾延喜欢吃辣的,顾若新喜欢吃榴莲和小龙虾,心里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不怎么放心把顾延留给周海兰。

“你身体不好,又被烫伤了,自己都需要别人照顾,怎么照顾别人,小延我带走,你们好好休息吧。”顾凌擎沉声拒绝道。

吴念松了一口气,看向顾凌擎,难不成,他和她的想法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