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峰站在那里,用那冷漠的眼神看着跪在地上哀嚎的李诚。

此时,李诚跪在地上,双手搂着脑袋,哀嚎着。

就像是遭遇到了莫大的痛苦,李诚的嚎叫是那般的凄厉,因为痛苦,那张帅气的脸,都是一片的扭曲狰狞。

站在不远处的陈龙看着哀嚎连连的李诚,这心肝都扑腾扑腾的乱跳。

邪门,诡异。

那个从窗户外面闯进来的男人,只是那么在李诚的脑袋上抓了一把,李诚就开始这样了,这也太过于邪门。

难不成,这个神秘的男人,会邪术。

想到这里,陈龙都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陈龙却不知道,他还真就猜对了。

唐峰对李诚的却用了一种邪门的术法,这种邪门术法,还是唐峰早些年的时候,在一片偏僻星球上学到的。

这术法虽然邪门,但是,就在折磨人这一方面来说,却很是好用。

当初,他也曾使用这门术法,从一个硬骨头的嘴里头生生抠出了自己想知道的所有东西。

少女夜游记

在修士的世界里面,或许也有正邪之论,但是,在唐峰看来,这世间的所有法术,无论正邪,只看你如何使用。

别的人不说,只是诸天的几大星君,哪一个手里头没有掌握几门强大的妖法魔法呢。

噬魂术。

便是他对李诚所用的术法的名字了。

这种术法,针对人的魂魄,虽不至于吞噬人的魂魄,但是,一旦术法发动,这人的魂魄,便如同被放在了那天灯之上,那种天火灼烧魂魄的滋味,便是修士都承受不住的,更不要说是一个普通人了。

李诚不过只是个普通人,又哪里能够承受住这般的痛苦呢。

“我求求你,饶了我吧。”

任凭是铁打的汉子,也断然无法承受那天火灼烧魂魄的痛苦。

最初的时候,李诚是跪在地上,但是很快,因为痛苦,他搂着头,在地上打起了滚来,嘴里头尖叫着,哀嚎着,哀求连连。

布置奢华的房间里面。

那凄厉的惨叫声,经久不息。

唐峰冷漠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在地上翻腾打滚的李诚,任凭李诚如何的哀求,他都不为所动。

站在不远处的陈龙,那张脸早已经是一片的惨白。

当然了,他的身上并没有被唐峰下这噬魂术,他的脸色惨白,完是被吓的。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要在折磨我了。”李诚趴在了唐峰的脚下,抓着唐峰的裤脚,苦苦哀求。

唐峰低着头,看着趴在自己脚下,如同一条狗般的李诚,那张脸上,依旧的冷漠。

若非是他回来了,此番,怕是小丫头真就会有危险。

再往前说,上次小丫头被掳掠,又有杀手出现,也同样的危险重重。

而这一切,部都是这个李诚一手操办的。

这人,死不足惜。

对待敌人,唐峰从来没有心软过。

在过去的千年里,所有站在他对立面的人,最终的下场,都非常的凄惨。

“我问,你说,若是有一句假话,我会让你尝尝比这更加痛苦的滋味。”不知道过了多久的世间,唐峰蹲下身子去,左手抓着李诚的头发,将他的头拎起来,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说,我什么都说。”痛苦折磨的李诚已经失心疯了,此时,他心中只想着,摆脱这种痛苦。

什么原则,什么忠诚,什么立场,在这个时候,都去见鬼吧。

那些个活了几百年的修士,哪一个不是从腥风血雨中走过来的,哪一个不是心肝坚硬如铁呢!

纵然如此,也没有几个能够在这种折磨中扛下去。

李诚这个普通人,仅仅只是坚持了不到一分钟的世间,便彻底的妥协了,并不丢人。

来自于魂魄的痛苦,远不是身体上的疼痛可以比的,那种疼痛,比凡俗世界内的任何一种疼痛要强烈数十倍上百倍。

而噬魂术最为变态的是,哪怕是再疼,你都会保持绝对的清醒,不过痛的晕死过去。

就在噬魂术下,李诚这个周家大少的死忠,一股脑的,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通过李诚,唐峰也算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其中,便包括这些年里,来自于燕京方面,对林梦佳的诸多压力,也知道了林梦佳的身份。

他虽然猜测到,林梦佳的身份不简单,非富即贵,但是,却没有想到,当初跟自己厮守一起的女子,会是华夏五大家族之一的林家的大小姐。

或许他没有听说过林家,但是,能够跻身于华夏这种古老国家的超级大家族行列之中,这林家的能量,想必非常恐怖。

像是张家,郑家这样的地方性的大家族,虽然能量也不俗,但是,跟林家周家这种传承久远,底蕴深厚的超级大家族比起来,怕是就差了许多。

张家和郑家跺跺脚,晋省抖三抖,而林家和周家跺跺脚,则华夏都要抖三抖。

到了今时今日,到了他这样的高度,或许,林家和周家都不算什么,但是,放在过去,他还没有离开地球的时候,林家于他来说,那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可望而不可及。

那个时候的他,不过就是个小地方出来的穷小子,但是,林梦佳这个林家的千金大小姐却选择了他,甚至为了他,离开了燕京,来了这小小的平阳。

哪怕就算是他消失后,林梦佳都未曾离开平阳,为了他们的孩子,甚至跟家族决裂。

在知道了这些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对于那个女人的亏欠,真的太多了。

“如此也好,最起码,在这世间,还是有这么一个人,愿意为我付出所有的。”他站起身来,看着窗户外面的夜色,嘴里头低声自语道。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什么都说了啊。”李诚的哀嚎声,将唐峰的思绪唤了回来。

唐峰低下头去。

片刻的注视,他的手掌举起来,手指点在了李诚的头上。

又是一道气射出去,直接没入李诚的头颅中,接着,李诚便晕死了过去。

他没有再去看李诚一眼,转身过去,目光重新望向战战兢兢的陈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