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天仲的头发最终还是没能抢救回来,直接被烧成了半个秃子,随之从密室中走出的云逸自然也无法逃脱姜天仲的制裁,被他生生揍成了个猪头。

然后……

猪头秃子相对而坐,未语泪先流。

云逸先是笑哭了,然后才是被姜天仲给打哭的。

“怎么办?咱们两个这副模样好像都不能出去见人了。”云逸顶着个猪头,用他那双已经被锤的仅剩一条缝的眼睛看着眼前半秃的姜天仲。

“还能怎么办?等恢复了再说!”姜天仲咬牙切齿的说道,紧接着在看到云逸那微微抽搐的嘴角之后又是怒火冲天的上前抓住这货狂揍了起来。

“还来!?我没笑刚才就是嘴疼!真的,我若骗你天打五雷轰!”云逸撒丫子就跑,然而最终还是难逃姜天仲魔掌,随后姜天仲所在宫殿便再度响起了云逸那犹如杀猪般的惨叫。

次日,姜天仲以深厚修为强行将自己的头发催生了出来,皮糙肉厚的某猪头却是颇为随意的就这么走出了宫殿,二人向着姜天仲昨日自天宫一众长老中发现最具嫌疑之人所在之处缓步行去。

云逸揉着自己尚还有些发青的黑眼圈对姜天仲问道,“此人性格如何?往日在天宫之中风评又是怎样?”

姜天仲略微沉吟了一下,“为人谦和,从不与人争执,是天宫众有名的老好人,但昨日在我说过灵宫之事后他的反应却是有些不太寻常,所以我才生了疑心。”

“怎么个不寻常法?”云逸问。

姜天仲伸手指向一旁种于虚空之中的灵药田,“在昨日师尊将此事交由我来处理之后,那位长老便开始大肆收拢自己之前种下的所有灵草,更将自己曾经借与他人的法器尽数收回,更为此罕见的与人起了争执,这种种迹象都太过异常。”

度假女生

云逸眸中精光一闪,“的确有些不太正常,但你不感觉他这些做法好像是在刻意引起我们的注意力吗?”

姜天仲霍然一笑,“这些我自然清楚,因此我在得到师尊首肯之后便找了几位能够信得过的天境强者将这段时间以来和他接触过的所有人都给控制了起来,而且没有走露一丝风声。”

“同时我也将从荒界开启到现在为止拜入天宫的所有弟子在暗中统计了一下,还有就是曾突然消失过一段时间的老弟子也都详细调查了一遍,其中身上有疑点之人不多,但也不少,接下来就需要你来帮我将那些人连根拔起了。”

“哦?”云逸有些惊讶的看了眼姜天仲,“你这想的比我周全嘛!既然如此还特意拉我到此给你帮手又是几个意思?我看凭你自己也完全可以将那些叛徒连根拔起的啊!”

然而姜天仲却是摇了摇头,“你说的没错,在心智方面我自问不弱于你,但要说手段狠辣我却远远无法与你相比,再加上这天宫毕竟是我生活了数十年的地方,有时候相较于找不到叛徒我更怕的是自己在面对叛徒之时如叶宫主那般心软。”

云逸暗叹,“人生多有身不由己,放心,这次既然我来了,那就绝对不会让你有心软的机会!”

说话间,二人便来到了姜天仲所说那位长老所在偏殿。

在天宫之中,除去天宫之主与其身后几位老祖可享有一处正殿之外,整个天宫就只剩姜天仲与大长老享有如此殊荣。

而这次两人所寻的这位长老则是在姜天仲发现的所有有疑点的人里面身份最高的三人之一。

来到正门之前,还不等二人开口,便有数人于无声无息间出现在了姜天仲身前,随后更同时抱拳对姜天仲深深一拜。

“见过少宫主!”

云逸心中一惊,少宫主?想不到姜天仲在这天宫的地位竟是如此之高,这完全就是默认的下任天宫之主了啊!

姜天仲摆了摆手,沉声对几人问道,“情况如何?”

那五人中为首者闻言立刻说道,“方正长老自昨日返回偏殿之后便不曾现身,我们五人已经确定此殿内并无隐藏传送阵法,此殿禁空阵法亦不曾出现丝毫波动,长老应是还在殿中无疑。”

姜天仲微微颔首,“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进殿一观,外边就劳烦几位长老继续警戒了。”

然而其中为首那人却是突然一步挡在了二人身前,郑重说道,“方正长老身具道主境圆满修为,少宫主贸然进入恐有危险,我五人中必须要有一人随同前往,否则吾等万万不敢让少宫主再进一步!”

姜天仲沉默了下,随即微微一笑,“可以,既然如此就麻烦郑坤长老随我一同前往吧!”

话罢,三人就此径直向着殿内走去,但出乎三人预料的却是那名为方正的长老竟就这么盘膝坐于大殿正中,在见到姜天仲之后更是微笑起身对其抱拳一拜。

“见过少宫主!”

姜天仲也是轻笑出声,“想必方正长老也清楚我们到此所为何事吧?”

方正点头,“自然知晓,而若是不出意外的话老夫脑中所知道的应该也正是少宫主与这位道宗天骄迫切想要知道的事情。”

云逸见状却是直接迈步上前,在和方正长老对视一眼后却是直接笑道,“长老难道就不打算说一下自己的条件吗?”

方正也笑了“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我的条件很简单,只是想活下去,潇洒的活下去而已。”

“看出来了。”云逸神情不变,“但若是背叛宗门之人最终非但逃出生天,甚至还在神界中潇洒无比的活了下去,不知日后神界之人会怎么看天宫呢?”

“那就不是我要管的了,现在我只要少宫主发下天道誓言任由我离开天宫,那么老夫便会将我所掌握的一切情报尽数告知,绝对不会有丝毫隐瞒,如若不然,老夫也只能选择自爆神魂,以此来保留最后一丝尊严了。”

方正满脸笑意的看着姜天仲,好似已经看到他发下天道誓言的场景了一般。

然而正在这时,云逸却突然转头对其身旁的郑坤长老说道,“劳烦前辈帮我控制一下这位方正长老,不用太长时间。”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