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听南宫瀚海此言,清幽那双清澈美眸中登时便有丝丝笑意流露,“这南宫瀚海对同宗师兄弟的执念好像还挺深的呢!”

知晓其中缘由的天英闻言嘴角忍不住的微微抽搐了一下,“那是你不知道这小子和仇道曾经发生过什么,我相信这种事情无论放在任何人的身上也都无法轻易释怀,他能有如此表现在我看来已然非常不错了!”

清幽眼底随之有好奇浮现,“莫非天英姐姐知晓?不知可否也帮妹妹解惑一二?”

天英稍稍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天,随之急忙开口说道,“又有人上场了,快看快看,清幽妹妹你猜这个人能撑多长时间?”

清幽瞥了下身旁天英,那眼波流转间流露出的风情顿时便让周围众人看直了眼睛,随之却也轻声说道。“这位师兄修为才堪堪突破到不灭境中期,比之方才那位还略有不如,若想取胜或许还有些难度!”

“都清楚的事儿不用说,我问的是这家伙能在南宫瀚海手中撑过多长时间!”天英略微不满的嘀咕了一声,但在看到场中已然开始交手的二人却也没有过多追究。

南宫瀚海的对敌之策既简单又粗暴,上来便直接召出了天地神尊,而后在被那诸多挑战者搞得心里开始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又再度召出了五行神尊对一切有勇气敢对自己发出挑战的人展开了惨无人道的围殴。

场外众人看得那叫一个心惊肉跳,但即便如此他们却也无话可说,毕竟这些都是南宫瀚海所修道法凝练而成,只要修为足够强大完可以将之瞬间摧毁,而后直逼南宫本尊。

但让人绝望的是从南宫瀚海进入演武场直至现在,最强的两人也不过仅仅摧毁了那天地神尊之后便没了力气去对方尚未亲自出手的南宫瀚海。

此番见他又搞出了这么五个威压比之天地神尊毫不逊色的大家伙,一时间无论场内正面直对南宫瀚海的那名天骄还是场外众人心里都不由自主的涌出了阵阵无力感。

这他娘的还打个屁啊!

然而南宫瀚海脸上却缓缓露出了一抹阴险无比的笑容,“既然有胆子打扰小爷闭关突破,那你们就应该做好被我蹂躏的准备,来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大雪纷扬中的红衣佳人美如画

说话间,南宫瀚海伸手指向对面那满脸便秘表情的天骄,嘴角微微勾起,“抽他丫的!”

轰轰轰轰……

六大神尊同时出手,仅剩那防御最强的地之神尊守护在南宫瀚海身周,根本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直接就对那人展开了单方面的围殴。

而最让人绝望的是这六大神尊竟然还会结阵对敌,不过半刻钟水泄不通的攻防之后,对方便满脸憋屈的被那天之神尊给一巴掌抽在脸上,就此失去了最后一点意识,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如何?”南宫瀚海睥睨场,“还想打的快点上,小爷可没那么多时间和你们墨迹!”

话音方落,场外突然传出一声闷响,随之便有一个身形足有丈许,如同小巨人般的身影出现在了演武场之上。

伴随着的还有一阵轻微的震颤感,不用细看便能猜出此人完就是那种以绝对力量对敌的修士。

“我来与你一战!”巨人闷声说道,随之更在话音落下的瞬间骤然冲至五行金之神尊面前,抬手一拳竟是瞬间将这让众多天骄都头疼无比的神尊轰成了漫天金光,而后立于场中满脸不屑的看向南宫瀚海。

“还以为能有多强,说来也不过如此!”

见此情景场外众人顿时便发出了一阵如同海啸般的欢呼,这并不是因为有更强者出现而让他们心潮澎湃,主要是刚才南宫瀚海所说的话着实有些太气人了点,此刻见他吃瘪,心里自然痛快无比。

清幽转头看向天英,“姐姐怎么看?”

天音嗤笑一声,“还能怎么看,那头狗熊该不会真以为南宫瀚海就只有这么点手段吧?也不想想能在石碑上留下名字的人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便让人看到自己的底牌,根本就是个胸大无脑的家伙!”

清幽脸色一僵,周遭众人听到她最后这句话眼神更是变得怪异了起来,胸大无脑是用在这种地方的吗?

呃……仔细看来这位壮汉仁兄貌似还真挺大的说!

而在这个时候,南宫瀚海见金尊被人一拳轰爆脸上也是不由得浮现出些许笑意,“终于碰到一个还算可以的了,希望接下来你还能这么狂!”

话罢,那方才被轰爆成漫天金光的金尊骤然融于南宫瀚海掌心,随之另外四行神尊身体轰然爆碎,而后尽皆融于南宫瀚海手中。

巨人自然不会任凭南宫瀚海这么毫无顾忌的施展其他强大道法,下一瞬其身形骤然消失,而后便直接出现在了南宫瀚海身前五丈范围之内,而这刚好就是他能发动最强攻击的极佳距离。

然而正在这时,南宫瀚海口中却是传出了几个对巨人而言犹如地狱之声的音节。

“五行·天之手!”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随之传出,然后众人便看到那巨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几乎完凝为实质且有着十数丈大小的巨掌。

巨掌紧贴地面,随后众人便从那巨掌下方听到了丝丝微弱的怒吼,下一刻巨掌霍然升空,巨汉起身,满脸怒火的死死盯着南宫瀚海,但还不等他放出任何一句狠话,那巨掌便再度落下。

轰!

又是一声巨响,仍旧之刚才的地方,巨汉的身影如同方才一般随之消失无踪,从那巨掌之下依旧传出了几声若有若无的怒吼。

然后……

南宫瀚海的天之手在场外众多天骄脸颊疯狂抽搐的同时不断抬起落下,巨汉的咆哮声从最初的恨欲狂再到之后的有气无力,直至最终的再没有任何声音,就这么被南宫瀚海折磨了近乎半个时辰之后方才彻底结束。

而在这个时候,巨汉赫然已经被彻底的镶在了演武场的地面之中,甚至连丝毫缝隙也都不曾留下,看上去是那般的和谐,就像原本便是一体的一样。

“还有没有师兄师弟想和我打上一场的?我这边不用回复,估计还能再撑上几场!”南宫瀚海面带笑意的看着周遭众多天骄,此刻体内修为已然濒临突破的他根本就不是眼前这些寻常宗门骄子所能相提并论的,而他眼中的敌人也随之再度拔高到了诸如清幽,亦或天英这一层次!

良久的沉寂之后,竟又有一人突然出现在了场中,但随之他却在身后众多夹杂着敬佩的目光中伸手指向了场外观战的某个人。

“鬼仙,我要挑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