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一幕,李二蛋顿时就是眉头紧锁。

这点小麻烦,只要自己给龙城的柴家打一个电话,就算是被抓到警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因为这点小事,就去求柴家人?

而就在这时,病房外突然响起了一阵骚动。

“院长来了,咱们院长来了。”

顺着声音望去,就见从走廊之中走过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红脸的胖老头,正是小连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院长刘清泉,跟在刘清泉身后的,则是四五个穿着制服的保安。

“院长,你可算是来了,你可要给我做主呀。这个小骗子来咱们医院装神弄鬼行骗,我揭穿了他的诡计量,这骗子不但不知道幡然悔悟,还逞凶打我,你看我脚上的锥子,就是这骗子扎的。”看到院长过来,张战东立马抱住院长的一只胳膊就是一阵的诉苦。

听到张战东的哭诉,刘清泉轻轻的拍了拍张战东的肩膀说道。

“张医生你放心,这件事情,咱们医院肯定是给你做主,对于这样社会的人渣,绝对不能姑息,我已经是打了报警电话,一会警察就会过来处理。”刘清泉义正言辞的说道。

也是趁着这个机会,刘清泉的目光落在了李二蛋的身上。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骗子,居然会如此的嚣张跋扈,上我们医院行骗不说,居然还敢打伤我们的医生。”

不过刘清泉的话音刚落,当目光看到李二蛋之后,脸上下一刻露出了极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你,你是李二蛋?”刘清泉一脸激动的问道。

婧丽女孩纯真迷人

“哦!你认识我?”这在思索着怎么解决眼前这个难题,突然这个被称之为院长的人,喊出了自己的名字,这叫李二蛋顿时就是一愣。

不过李二蛋仔细的辨认了一下胖老头,最终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胖老头,自己绝对不认识,也从来没有见过面。

“真的是你,你真的是李二蛋,李神医,我总算是见到真人了,李医生居然能光临我们的医院,我简直是太激动了。”下一刻,一脸激动的刘清泉,一把握住李二蛋的手,激动的都已经是身体在颤抖。

李二蛋和这个刘清泉确实是没有见过面,但是李二蛋几个月前,在世界医学峰会上大展神威,已经是在整个华夏医学界传开了,而李二蛋的照片,视频,在华夏医学论坛上,这几个月来几乎都是头版头条,这也是刘清泉一下子认出李二蛋名字的原因。

站在刘清泉身后的张战东,看到这一幕,顿时就有些傻眼了,怎么自己院长和这个骗子这么热情?

“院长,你难道认识这个骗子?”虽然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但是张战东还是忍不住问出来自己心中的疑惑。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骗子那。”刘清泉顿时转过身形,恶狠狠的瞪着张战东。

“院长,我说的骗子就是他呀,你和这个骗子认识?”张战东声音稍微有些颤抖的说。

“放屁。”

“张战东,瞎了你的狗眼,李二蛋李神医怎么会是骗子,亏你还是华夏医学界的一员,连李二蛋李神医你都认不出来。”刘清泉愤怒的嚎叫道。

“李二蛋李神医,难道是世界医学峰会上,那个扬名天下的李神医?”

“我的天呀,真的是李神医,我在医学论坛上看过他的视频,绝对没有错,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李神医,叫高丽,琉璃名医夹着尾巴逃跑的李神医。”

“李神医,你就是我的偶像。”

一刹那间,李二蛋直接被一众医院神医给围了起来,深怕李二蛋跑了一样。

作为医学界的一员,这些医生平时都会逛医学论坛,因为在那里,有一些名医的治疗心得,医学论着等等,所以这些人经过刘清泉这个院长的提醒,一下子都认出李二蛋来。

“李二蛋,他就是李二蛋?”张战东在这一刻,也傻眼了。

现在李二蛋在华夏医学界的名头,被誉为当代华佗扁鹊,张战东自然也听说过,经过仔细的辨认了一下,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正是最近医学界风头正劲的李二蛋还是谁?

在这一刻,张战东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耳瓜子。

“李神医,你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医院里面那,我感觉怎么这么不真实那,有种做梦的感觉。”刘清泉这个老院长,一脸激动的说。

“老院长,你不用这样,其实我这一次来,是朋友后人得了怪病,我才过来看看。”

望着一个个眼神火热的医生,李二蛋自己都是一阵狂汗。

没有想到,我自己在华夏医学界,居然有如此大的名气,怪不得最近系统之中,总会莫名其妙的奖励一些后宫值。

“恭喜宿主,魅力无边,又拥有了一个心得粉丝,奖励后宫值18888.”

这几个月来,几乎是每天都能出现这样的系统提示,弄得李二蛋自己都有些懵逼,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怎么突然就拥有粉丝了?

不过当现在,看到面前这些近似疯狂的医生,李二蛋终于明白了,自己这几个月来的粉丝奖励,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出意外的话,都是华夏个个医院的医生?

“李神医,难道你救治的病人,就是他?”刘清泉院长,指了指已经从床榻上起来的小鲶鱼问道。

“没有错,就是他。”李二蛋一脸微笑的说。

“李神医不亏为神医知名,这个小患者的病例我也看了,也亲自检查了,但是就是没有找出任何毛病,而李神医到来,一下子就药到病除,实在是叫在下佩服呀。”

“李神医不愧为被称之为当代华佗,果然是厉害,这个患者我也看了,体内特征部平稳,就是不苏醒,这种怪病,我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那,李神医一过来,患者一下子就醒了,这就是差距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一脸拜服的说。

“哎呦!疼死我了,刘护士长你怎么松手了?”一声惨叫突然响起。

惨叫的不是别人,正是张战东。刚才搀扶张战东的护士长,听说李二蛋就是大名鼎鼎的神医李二蛋,想到刚才张战东这个无耻的家伙,居然自吹自擂,说病人是自己看好的,这个护士长就气不打一处来,搀扶张战东的手直接松手。

而此时的张战东一直脚面上扎着一个锥子,没人搀扶了,直接就悲剧了。

看着张战东可怜兮兮的坐在地上,此时一众医院医生,没有一个同情这个家伙的,都是满是鄙夷之色。

“活该,瞎了狗眼的东西,居然说我的偶像李神医是骗子,你见过这么医术高明的骗子?”

“就是,最可耻的是,患者明明是李神医治疗好的,这无耻的家伙,刚才居然说病人能好,都是这些天他努力的结果,我呸!”

瞬时间张战东这个悲剧的医生,成为了诸多人唾弃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