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九幽厌胜之术被破后,窦苍穹承受了强烈的反噬,意识海波涛汹涌,处于强烈的震荡之中,脑袋嗡嗡作响,口中的鲜血像不要钱似的,一口又一口的喷了出来,将地面染的通红。

周围被窦苍穹临时召集的皇室成员和强者们,部心惊胆战的注视着窦苍穹,却又静若寒蝉的不敢上前。

在又吐出一口鲜血后,窦苍穹总算止住了吐血的趋势。

他颤颤巍巍的站在原地,和之前相比,窦苍穹的头发变得花白,脸色苍白如纸,更是弥漫着不少的皱纹,整个人就像从中年转变成了老人。

“可恶!”

窦苍穹胸膛起伏不定,眼神中充满了愤懑和不可思议,气的差点又要吐血。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李长生竟然拥有如此多针对灵魂方面的手段,简直就和乌龟似的,哪怕他的境界远超李长生,仍旧让他功亏一篑。

“百臂巨人、五色孔雀、玄武,这应该是百胜王的璇玑九变!”

窦苍穹静静地矗立在了原地,忍不住回想起刚刚发生的场景,尤其是那三个一大二小的光球。

作为一名双字王,窦苍穹的见识自然远超寻常王者,对于璇玑九变这门辅助御妖决更是有着一定的了解,因为这可以说是百胜王的成名绝技。

百胜王能够在当时成为诸多双字王中的第一人,除了强大至极的妖宠外,璇玑九变也为他加了不少分,他的成名之战是变身成五爪金龙,和一头妖帝级妖精抗衡不落下风。

一想到百胜王夸张的战绩,窦苍穹眼里就不由充满了热切。

红裙子文艺少女泰国旅拍图片

“不出意外的话,李长生应该得到了百胜王的传承,也难怪会成长的如此之快!”

窦苍穹心里有了想法,他从未听说过除了百胜王外还有其他人会璇玑九变。

一想到这,窦苍穹心里就充满了热切,说道:“你们去调查一下李长生的生平,以及曾经去过哪些地方,一定要做到事无巨细!另外,尽快恢复皇宫,为元华的登基做好准备工作!”

在这些皇子中,窦苍穹直接选择了六皇子窦元华继承皇位。

窦苍穹对窦元华并不了解,之所以选定他来继承皇位,主要是在三皇子窦元斌陨落后,窦元华成了这些皇子中唯一一名伪王者。

琅琊国毕竟是一方中等国家,如果皇帝连伪王者都不是,那不是闹笑话嘛。

在窦苍穹选定窦元华后,不少还有争夺皇位心思的皇子眼神黯淡了下来,其中最失望的并非大皇子窦元德,而是九皇子窦元生。

大皇子现在感到很慌,他和李长生之间存在着不小的关联,这一点在场有不少人知道。

“是,陛下!”

这个时候,那些皇室成员和强者如蒙大赦一般,立即做了鸟兽散,毕竟无论是谁都看得出窦苍穹的心情很不好。

大皇子也跟着人流离开,此刻的他表面上维持着平静,实则心里充满了恐慌,如今窦苍穹让他们调查李长生,他和李长生之间的关系必然会呈现给窦苍穹,到时候肯定会受到牵连。

“怎么办?怎么办?”

大皇子心里暗道,别看他是大皇子,但在窦苍穹面前,和蝼蚁没有任何区别。

在大皇子等人离开后,窦苍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黑洞,窦苍穹跨前一步,他的身影骤然消失不见,却是进入自己的福地养伤。

九幽厌胜之术失败造成的反噬,不仅让窦苍穹的状态很不好,更是影响到了他的寿元,他可以比较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起码亏空了十年寿元。

“这次是朕轻敌了,等朕准备万,必定不让你好过!”

一想到亏空了起码十年寿元,窦苍穹的心就在滴血,他本就有近四百岁的高龄,剩下的寿元本就不是很多,如今又亏空了寿元,让他对李长生充满了恨意。

代国,暴风要塞!

李长生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宁碧甄充满担忧的眼神。

李长生的阴魂木木佩忽然爆开,让宁碧甄充满了担忧。

“有人想要暗算我,不过被我挡住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窦苍穹!”

李长生沉吟了一下,在刚刚内视银针虚影的时候,他可以感觉到银针上依附着浩瀚的精神力,无论质量还是数量都要远超现在的他。

他拥有三名王者的记忆,很清楚这股精神力的质量同样超过了王者范畴。

也是因此,李长生认为是某位双字王在暗算他,而他得罪的双字王,满打满算也就只有暗夜王窦苍穹。

在李长生分析过后,宁碧甄略带担忧的说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怕就怕在这次失败后,暗夜王会不顾一切的来代国杀我。为今之计,只有先躲上一阵,等我成为王者再说。”

李长生做出了决定,只要再给了一定的时间,等到大周天星辰果成熟,他有很大的概率达到突破临界点。

只要成为王者,李长生也就有了反抗能力,再加上黎城要塞的关系,暗夜王窦苍穹想要来代国找他的麻烦,也只能发挥出部分实力。

“也只能这样了!”

宁碧甄点了点头,和生命比起来,其它就显得不够重要了。

翌日清晨,李长生带着几人告别苦王赵元青,他没有告诉赵元青他要去哪里。

“校长,我们准备静修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大家最好潜藏起来,到时候等我的好消息。”

如果说李长生是罪魁祸首的话,那么徐文华等人也都是榜上有,尤其他们和李长生关系莫测,窦苍穹真要是不顾一切得过来,如果找不到李长生的话,他们也会很危险。

除了徐文华等人外,李长生还让李浩穹、李文博等人将族人暂时打散,家族高层同样潜藏了起来。

只要李长生成为王者,他们才能在代国自由活动。

徐文华等人很清楚目前尚未安,自然没有拒绝,在和李长生、宁碧甄告别后,就各自分散着离开,也不知最后躲到了哪里。

在徐文华等人离开后,李长生和宁碧甄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同样躲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