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离开后,念穆躺回床上,她睡不着,想着的都是慕少凌那句话的意思。

她欠他一个道歉?

念穆看着天花板,却不知道,自己应该为什么道歉。

慕少凌离开病房后,收到雷的消息,他给雷道谢过后,表示念穆用过药后情况稳定,正在观察当中,暂时不需要别的治疗。

雷知道后,回了信息表示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他。

接着,慕少凌把轮椅操控到走廊的一侧等待。

董子俊买了两瓶水走过来,看见慕少凌居然在走廊,于是问道:“老板,医生在里面给念教授治疗吗?”

“没有。”慕少凌说道,刚刚进去的护士也出来了,现在病房里只剩下念穆。

“那您怎么在这里……”董子俊疑惑地看了一眼病房门,是关闭的。

“她需要休息。”慕少凌看着他手里拿着的水,从口袋拿出钱包,掏了几张纸币,“买点吃的上来。”

“好的,老板。”董子俊接过纸币,又把水放下,“老板,您先喝点水吧,我去去就回。”

因为念穆的关系,他跟慕少凌都没吃早餐便过来了。

青春牛仔裤辫子美少女

董子俊离开后,慕少凌拿着一瓶水,依旧坐在那里,看着门发呆。

五个小时后。

念穆没有再次发烧,医生批准出院。

出院之际,医生看着慕少凌叮嘱道:“您太太的伤口虽然缝合好了,但是这几天不能剧烈运动,免得缝线裂开,尽量的,还是卧床休息吧,要是发现伤口出现异样的分泌物,便要立刻回医院接受治疗。”

念穆听着医生的话,正想要说话的时候,却听到慕少凌说道:“知道了。”

她合上嘴巴,刚才医生说,他的太太,但是,他没有否认。

他故意不澄清的?

医生考虑到念穆随意走动会导致伤口裂开,所以安排护士给她推来一张轮椅,让她坐着轮椅离开。

“我不需要轮椅。”念穆皱了皱眉头,不过是伤口重新缝合过,她还没那么的娇气。

“这个轮椅不是让你长久坐着,只是到地下停车场这段路,你还是尽量少走动为好。”医生解释道。

念穆看了一眼在等待的慕少凌,他那边,是董子俊在推着轮椅。

他们没有说什么,念穆只好坐在轮椅上。

董子俊已经安排好酒店的车在医院的门口等着。

护士推着念穆,董子俊推着慕少凌,一同来到车的旁边。

董子俊在扶着慕少凌上车后,看了一眼念穆。

“我自己能来。”念穆说道,没有让他扶着的意思。

董子俊也没有坚持,眼前的女人是慕少凌最爱的人,他可不敢随意动手,她能自己上车那是最好。

念穆缓缓站起来,因为重新缝合了伤口的缘故,周遭的肌肉皮肤被强制重新连接在一起,有牵扯到腰间动作的时候,伤口还是会疼痛。

她抿着唇,在护士的帮助下上了车。

护士把装着药的袋子递给念穆,叮嘱道:“医生说,要是在用药的过程中有任何不适的,要立刻回医院。”

“好的,谢谢。”念穆接过,垂下眼眸。

从刚才到现在,慕少凌一直看着她,他就不怕别人觉得怪异吗?毕竟董子俊还在。

董子俊替他们关上车门,在车门外叹息一声。

现在他要顾及两个人病人。

他坐在副驾驶上,用英文跟司机沟通让他开车。

司机点了点头,开车把他们送回酒店。

回到酒店后,念穆先下车,看见董子俊给自己递过来的手,她摇头道:“不用,我自己就行。”

董子俊收回手,看着她小心翼翼地下了车,动作虽然没有以前利索,但别人不知道的话,也不觉得她是腰上有伤的人。

他忽然想起,慕少凌到韩国的那两天。

念穆好像很虚弱,但是要是说她生病了,也不像,只是脸色比以前差,加上她解释过,那时候他便以为,她是没有休息好导致的。

现在想来,可能不是。

念穆下车后,董子俊扶着慕少凌下车。

慕少凌坐在轮椅上后,便推着轮椅走进酒店。

念穆也跟在他们的身后,慢吞吞地往里走。

董子俊刻意放缓速度,好让念穆能跟上。

回到套房后,念穆对着慕少凌跟董子俊说道:“慕总,董特助,今天谢谢您们了,我先回房休息。”

说完,她便拿着药回到房间,关上门。

董子俊站在轮椅后,挑了挑眉头,然后走到自家老板面前。

“老板,我刚才想起一些事情来。”他压低声音说道。

慕少凌操控轮椅往自己的房间走,“进去说。”

董子俊跟着走进房间,然后关上门。

“什么事情。”慕少凌问道。

“关于念教授的,我忽然想起,您陪着张女士去韩国的那两天,她上班的时候脸色不太好,还说是因为休息没有休息好才这样。”

慕少凌挑眉,“你的意思是,她是在我去韩国的时候受伤的?”

“看情况是这样子,刚才念教授下车的时候,虽然动作很慢,但是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差别,我才想起您去韩国的那两天,她的脸色的确很差,但是也没有多奇怪,所以我怀疑,她要是受伤的话,应该是那两天的事情。”董子俊说道。

从刚才念穆的表现来看,她对疼痛很能忍受。

只能说,她不是一般人。

一般人受伤后,没有个来星期,很难恢复正常。

但是现在看来,念穆明显就不是一般人。

她的恢复速度很快,在慕少凌要回来的那天,她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

“我知道了。”慕少凌没有责怪他,毕竟受伤的人是念穆。

她特别能伪装,即使是疼痛,也能咬着牙忍受,董子俊不跟她住在一起,又怎么可能知道她受伤?

而且,他跟她住在一起,也不知道。

董子俊见慕少凌没有责怪自己,松一口气。

慕少凌拿起手机,吩咐在国内的下属,让他去自己住的别墅,调查念穆开过的车的监控。

念穆要是真的是那天受的伤,那这个伤口已经存在很久,这段时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所以,他一定要调查清楚,到底是谁伤了念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