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庸置疑,叶冬晴现在的处境是相当糟糕的。

   尽管她拥有通天之能,天下第一,但这也只是暂时的,因为她的武道出现了问题。

   武道,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亦是因为如此,叶冬晴才没有对万生云出手,因为她还肩负着庇护闻人家的重任,倘若为了一时之气,斩杀万生云,当时是爽了,但她的实力也会得到大幅度削弱,届时,若再有强敌出现,闻人家如何抵御?秦风如何安?

   眼下的情势也很明朗。

   不论是闻人家还是秦风,都需要这强大如山的叶冬晴坐镇,只要她还傲然于峰,那他们便会相对安。

   毕竟,如今他们所面对的敌人,可不是一家两家那么简单……

   秦风明白了叶冬晴的良苦用心,同时,也因为叶冬晴这突然说的一句话,感到错愕意外。

   “秦风,我护不了多久了。”

   这话,听起来像是长辈对晚辈的呵护,又像是爱人对爱人的宠溺。

   秦风为之一愣。

   四目相对,很平静。

   纯净女孩回眸一瞬让人着迷

   平静之中,又暗动波澜。

   秦风目光闪烁了两下,剑眉轻皱:“若护不了我了,那便由我来护。”

   又是一阵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秦风目光灼灼的望着叶冬晴,恨不得将这星空般深邃无底的女人看穿,哪怕是知道她一点点的心思也好。

   而叶冬晴在秦风这样的眼神下,却是完平静,脸上没有任何的情愫,眼神没有任何的波澜。

   好半晌。

   叶冬晴嘴角扯动了两下,似笑非笑:“小伙子,先保护好自己吧,本座,还轮不到保护。”

   秦风:“……”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前几分钟,尤其是叶冬晴说那话的时候,秦风总感觉,他们之间似乎没那么陌生了,心照不宣,只是不说透而已。

   可这突然之间,那一种陌生感,又尽数回来了。

   那一百多年的岁月差距,宛若天沟,让人只能站在这一端望着那一端,永远都不可能逾越。

   秦风苦涩一笑,看来,的确是他多想了。

   叶冬晴则是将目光重新转到了窗外,淡淡说道:“要杀万生云?”

   秦风点头:“是。”

   叶冬晴:“还有游平渊。”

   秦风:“是。”

   叶冬晴眨了眨美眸:“他们不简单。”

   “我知道。”秦风笑了笑:“万生云,隐龙之主,即使不如,但也至少是隐龙明面上的最强之人,通灵境强者,绝代天骄。”

   叶冬晴没说话。

   秦风接着道:“还有那游平渊,看似弱不禁风,但实际上,却是装死的老狐狸,他真正的实力,只会比所有人想象的强大,而且,强大的不是一点半点。”

   叶冬晴面不改色:“是如何看出来的?”

   “我是医生,而且不是简单的医生。”秦风道:“游平渊的伪装功夫很厉害,足以骗过世间所有人,但再精妙的伪装,到底还是伪装,骗不了神医门的眼睛。”

   叶冬晴点了点头:“他的实力,在万生云之上。”

   秦风一怔,心中大骇。

   游平渊那看起来都差不多要死了的老狐狸,真实实力,竟是在万生云之上?!

   这……这未免也太能装死了吧?

   秦风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看出游平渊不寻常的他,已是不敢有丝毫的小看,结果没想到,居然还是小看了。

   那老东西,不仅是通灵境强者,而且,还是在万生云之上的超级强者!

   这是什么概念?

   隐龙世界,还真特娘的隐龙啊!

   也难怪叶冬晴当时没动手,有游平渊这等超级强者在场,叶冬晴就算斩杀了万生云,也一定会被后者看出蹊跷,知晓了叶冬晴的现状,那麻烦可就大了……

   秦风头皮发麻,脸色瞬间凝重了下来:“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原来那游正翎的装死,是跟他老爹学的!”

   “隐龙世界,大隐于市,在这个世界中的人,懂得伪装的,不会仅仅只有他们父子二人。”叶冬晴淡淡的说道。

   秦风眯了眯眼,他很相信叶冬晴的这番话。

   隐龙十八大世家,游家尚且是排行末尾的家族,势力底蕴竟都是这般雄厚,那其他的家族,又岂能简单?

   尽管,游家的式微,很多都是假象,至少秦风现在已经知道的是,他们和异能会还有勾结,倘若没有绝对的实力,又岂敢做出这等忤逆之事?

   安静中。

   叶冬晴那淡淡的目光,又重新飘落在秦风身上,似笑非笑:“现在,可还想杀他们?”

   秦风愣了愣,旋即挠了挠头,哭笑不得:“这仇早就已经结死,就算我不想杀他们了,他们也不会放过我啊。”

   “人活在世,不过都是利益相争罢了。”叶冬晴道:“倘若愿意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带着的几位娇妻远走高飞,他们,也不会真的揪着不放。”

   秦风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这是绝对的。

   游家,要的是魔晶。

   万生云,要的是脸面。

   苍家,不过是为吸血鬼逞一口气。

   倘若秦风放弃魔晶,带着李秋雪等人就此归隐山林,那游家得到了魔晶,自然不会再纠缠,万生云讨回了脸面,也不至于对秦风穷追不舍……毕竟,大家都很忙,没那么多心思去管一个不相干的人。

   但……

   “人活在世,傲气不可有,傲骨不能丢。”秦风笑了笑道:“苟且偷生,不如惨死。”

   叶冬晴看了秦风两眼:“所以,还是要杀他们。”

   秦风坚定不移:“要杀。”

   叶冬晴:“倘若他们先杀了呢?”

   秦风:“死而无憾。”

   “死而无憾?”

   叶冬晴愣了愣,似是有些没想到,秦风的答案是这样的。

   但转念一想,她心中又忍不住一阵苦涩。

   是啊,死而无憾。

   在他的人生中,他想要得到的,都得到了,一家美满,快乐幸福,为一口气活着,即便是战死,又有什么好遗憾的?

   于他而言,她叶冬晴,还谈不上是遗憾……

   叶冬晴闭了闭眼,脸色,却是忽然有些暗沉了:“走吧,去别的屋子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