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叶儿满天飞,桃叶儿开满了天~~~”梁海玲唱了起来。

“嘿,这还真不错!”闫老板等人大笑,为其打着拍子。

秦风心中诧异。

这一是诧异梁海玲唱的还真不错,还真有点韵味。秦风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德行,这首歌绝对没有后世郭老板唱的有韵味,有小辫哥唱的那么清新,自己就是简单唱的好而已。

这个梁海玲倒是唱出了那几许大莲妹妹凄婉的感觉来。

第二个诧异的就是,这天上人间的模式,其实就是后世国风行的,尤其以江城为主。

何谓,那就是ktv,有公主,你点了公主,她进来陪你喝酒,唱歌,当然,这都不是主业,主业就在上面。所谓,名就是摸摸唱。

意思,那就自行理解了。

但在这儿,很规矩。大家彼此就是聊天,喝酒,唱歌,虽然也会有一些比较亲昵的接触,但是却绝对不会做出那么露骨的事情来。

例如群p什么的,这儿看样子,没有。不过想想也是,这可是94年啊,一晚上十几万,那相对于后世,什么国民老公,一晚上夜总会豪掷50万,这恐怕压根就不算啥了。

这些人,都是真正有头有脸的人,自然不会做出太过龌蹉的事来。大家玩归玩,也要讲究点风度,讲究点档次。

“啪啪啪~~~”一曲唱完,众人鼓掌。

清纯美女吊带睡衣私房写真清新优雅

“哈哈,唱的好,玲玲这歌声真的没的说,可以算得上是,歌艺双绝!”闫老板大笑。

“不错,真不错!我看比很多歌星都要好听!”史大柱也是笑呵呵说。

“秦兄弟,怎么样,玲玲这是不是有赏啊!”闫老板打趣。

对于秦风的家底,他查过。虽然对于其香江发生的事情,不太了解。但也知道,秦风在郢城做的那些事。基本上来说,秦风不会差这小钱。

何况,他们这么大买卖,这未来,撬动的是几十万亿的资产。会差这么点小钱?

几百块而已!当然,真要秦风要是手头不方便,他这之后给了就是了。

来这里,没有谁带现金的,都是刷卡。

在内地,at机不好找。但是京城,at机遍地都是。

什么叫做大城市的优势,这就是了。很多东西,你小城市,都还没听说,大城市已经流行了。

大城市的居民,已经开始享受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想要去大城市。毕竟,大城市舒服啊。各种资源太多。

至于说信用卡,那在1979年,国家就开始代发香江的东亚银行信用卡了。而到了,1988年,国家也就有了自己的正式信用卡。

现在都是1994年了,过去六年了。他们这些大老板,都有信用卡,都是大额信用卡。而在这里,自然都是刷卡。

没有谁会带现金,包括小费,有的老板,喜欢现金,会带许多现金来,然后当众发送,享受皇帝打赏的感觉。

当然,大多数都是随口一说,然后结账的时候一起结了。当然,这可不会有人赖账,也不会故意的多记账。

这种行为,在这里是绝对不存在的。

作为老板来说,那在这里就是皇帝,自然就是金口玉言,只要开口,那就一定会兑现。再说了,不就是钱么,这些老板,什么都没有,但就是有钱。

至于说开天上人间的老板,那都是赚的大买卖,那也不会去这种事上做手脚,太下作。

那些陪唱的小姐,或者服务员,她们也不敢。这一旦查出来,那基本上就断绝了在这里继续工作的机会。不仅如此,还会被修理一顿。

这怎么修理,那自然是从上来修理你了。

秦风正要说话,梁海玲笑了。

“不用,不用,我这是像秦老师请教呢!”梁海玲主动为秦风打圆场,“我知道秦老师,是非常有音乐造诣的人,所以,想要请他指点一下我。请他授课,那可贵着呢。秦老师,愿意指点我,那可是我的荣幸了!”

“哈哈,史兄弟,你说,这古话怎么说来着,才子佳人,你看看,我们这要花钱。好家伙,这秦兄弟来了,看样子,不但不花钱,还要赚钱!啧啧,这里的老板,知道这消息后,恐怕要哭了!”闫老板哈哈大笑。

“可不是么!我看啊,秦老弟,这以后真要没出来,来这当个总教习也是可以的。”史大柱也是在一旁打趣。

“两位老板,您们这不是难为我么,我只是仰慕秦老师才华而已。你们这样挤兑,人家还怎么像秦老师请教啊。我自罚三杯好了!”梁海玲主动拿起酒杯,一连喝了三小杯威士忌。

“好!豪爽!”闫老板和史大柱大笑。

在ktv玩,最好玩的就是碰见这种豪爽的妹子。那样玩起来才开心。那种扭扭捏捏的,绝对会出意外。

当然了,有时候,你要太好爽,也容易吃亏。毕竟很多人,可是人面兽心,你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这边喝开之后,整个气氛就越来越融洽了。

大家唱歌,聊天,划拳,一晚上时光就这样过去。

但是秦风从头到尾,就没怎么喝。因为,所有酒都被梁海玲给挡住了。

所有的酒,都被她挡了。喝的满脸通红,走路都摇摇晃晃。

“好了,差不多了,走吧。秦兄弟,看来,玲玲是真心仰慕你,那今晚她就交给你了。出台钱,我已经付了。”闫老板哈哈大笑。

“秦老弟,这有才华的人,到哪儿都是受欢迎啊!”史大柱也是一脸笑意。

秦风尴尬笑笑。他也看得出来,这梁海玲似乎对自己很有好感,这作为男人来说,还是很有面子的。

毕竟闫老板他那么有面子的人,到这儿来,这里的小姐也都是看在钱的份上伺候。这位,可不是。

只是,究竟为了什么呢?

出了会所之后,寒风一吹,秦风就更清醒了。

“梁小姐,你住哪?我送你回去?”秦风问。

“不是去酒店嘛!我钱都收了。”梁海玲面色绯红,依靠在秦风身上,吐气如兰,时不时的用身体那柔软的地方,磨蹭着秦风,惹来秦风一阵阵骚动。